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刺猬包 >正文

巴基斯坦神秘部落的头人们_巴基斯坦和中国 - 师德师风心得 - -

时间2019-06-17 来源:筚路蓝缕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居住在偏远边境统领着“国中之国”      巴基斯坦部落一直被外界认为是神秘之地,部落长老也经常成为许多突发事件后人们关注的焦点,不少媒体往往把巴基斯坦的部落与宗教极端组织联系在一起。其实,这是对巴基斯坦部落问题缺乏足够了解才有的误解。记者曾有机会与巴基斯坦3个部落的头领有所接触,并从他们身上探寻到了一些部落内部的真实现状。
  
  对美国记者很不客气的部落头人
  
  安瓦尔扎伊是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联邦直辖部落区巴焦耳地区的一位部落长老。这个地区外国人很难涉足,在外人看来,那里充满了神秘色彩。记者是在巴基斯坦三军公关部组织常驻巴的外国记者到巴焦耳前线进行战地采访时见到安瓦尔扎伊的。
  安瓦尔扎伊今年45岁,脸上的络腮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他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长得有点凶,说起话来倒很随和,是一个严峻而不失亲善的人。
  安瓦尔扎伊所在的部落区对外界保密,他不向记者透露部落内部及自己的家庭情况。和记者攀谈的时候,安瓦尔扎伊只说了一点自己的经历。原来,他参加过阿富汗圣战,但没有参加塔利班。他所在的部落实行的是长老制度,前任长老膝下无子,老百姓就把他选上了台。记者好奇地问:“长老是不是地主、奴隶主或者部落最富有的人?”安瓦尔扎伊回答:“长老不一定是当地最富有的人,但品德一定相对高尚,在部落地区有口碑和声望。当然,一个人太穷,也可能当不了长老。”
  安瓦尔扎伊挺愿意解释有关部落结构的问题。说到长老在部落的权力,他说:“长老相当于世俗地区的村长或乡绅。不仅有司法权力,还有立法和行政权力。具体说,两家部落民因为土地纠纷、牲口丢失可能打得不可开交,长老就有裁判权。另外,这里的部落属于联邦直辖,政府一般不参与部落内部事务,我们这里的规矩是部落自己制定的,往往是我们的支尔格大会(部落头人大会)或小支尔格大会(部落头人代表大会)来确定。政府每年给我们一些到巴基斯坦大中城市的奖学金名额,分配给每个行政部落,我们有权决定哪些部落民的孩子享受奖学金。部落宗教学校的管理我们也参与。”安瓦尔扎伊介绍说,清真寺的毛拉在这里有很大的影杭州癫痫病的医院那里比较好响力,他们这些被政府任命的头人名叫“马利克”,由于长期战乱,一些地方的“马利克”制度已经解体,代之以毛拉在部落掌权,塔利班力量也因此膨胀起来,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发展往往都是在那些“马利克”力量薄弱或者解体的地方发展起来的。在那些地方,已经没有所谓部落长老,而是由毛拉及他们率领的青年塔利班人掌权。他们在那里实行伊斯兰法,焚烧非宗教文化音像制品,不许妇女上街和上学。“当然,我们这里的妇女可以上街,但必须蒙‘盖头’,不能让生人看到她们的脸。”
  记者正和安瓦尔扎伊聊着,这时走过来一位美国记者,他也想采访安瓦尔扎伊。这位美国记者问:“你们对美国怎么看?”安瓦尔扎伊说:“美国始终是巴基斯坦人民不信任的国家。”美国记者又问:“我刚参加你们的支尔格大会,知道你们是反对塔利班的,美国也是反对塔利班的,你们应当对美国空军越界打击表示理解才合乎情理。”安瓦尔扎伊说:“塔利班虽然违法,但他们是穆斯林,我们反对塔利班,但我们更反对美国对巴基斯坦无理的越界军事打击,还以所谓反恐为名,我们与塔利班之间的事情,是我们部落内部的事,最多也就是巴基斯坦的内政,我们不欢迎美国的越界打击。我想警告你们,你们越界打击就是违法的,一旦你们越界打击,我们有权与塔利班联合起来与你们作战,直到把你们赶跑为止。”听到这话,美国记者表情尴尬:“我们已经换了新总统,奥巴马总统的可能和布什政府不同。”安瓦尔扎伊说:“我们不管奥巴马还是布什,只要与我们为敌,只要侵犯我们部落区,都是我们的敌人。”记者在一旁发现,这位部落头人此时已没有刚才温和的表情了,而是展现出了部落头人强悍的一面。
  记者趁机问安瓦尔扎伊:“部落人怎么看中国?”他说:“中国是巴基斯坦最珍贵的朋友,我们坚决反对绑架中国人的行动,这是不人道的,我们一直在努力疏通各方,要求绑架者放人。”当问到绑架者是否是部落人时,他回答得很坚定:“绑架者可能是地痞流氓或刑事犯罪集团,广大巴基斯坦部落民是热爱中国的,绑架者在我们这里不得人心。”
  位于战区的部落头人难得和外界见面,记者本想和安瓦尔扎伊合张影,没想到美国记者先举起照相机,这令安瓦尔扎伊十分反感,他左推宝宝癫痫病治疗的好吗右挡不让拍照。记者也不好再提要求。
  记者和其他外国记者在巴基斯坦陆军官兵的保护下,来到一个村落的三岔路口,那里正在举行声讨巴基斯坦塔利班和支持政府的部落民众大会。只见几个部落头人挥舞双手,高声呐喊,鼓动群众支持政府。而民众武装,约有300多人,亦手举各种武器,高喊口号。这些号称“拉什卡”的民兵组织从外貌装备上与塔利班无异,都是大胡子,手持钢枪,都戴着塔利班或部落人常戴的盘头毛巾。记者受到热烈场面的感染,情不自禁拿起相机,一个巴基斯坦陆军少校悄悄拉了拉记者的袖子,小声说:“赶紧走,如果有极端分子在这里煽风点火,这些人也可能就成了塔利班。”
  
  对中国有亲密感情的头人
  
  记者采访的另一位头人是来自俾路支斯坦查曼地区赛义德部落的头人赛义德先生,他被当地山达克铜金矿的中国项目经理部亲切地称为“老地主”。
  赛义德部落本身是一个跨界部落,在伊朗、阿富汗都有自己的分支。赛义德本人也用部落的名字,他现年56岁,俾路支族,在山达克方圆200公里很有名气。记者到中国中冶集团山达克铜金矿进行采访时,见到了赛义德先生。
  精神奕奕的“老地主”赛义德一上来就对记者侃侃而谈:“俾路支族部落与普什图族部落不同,俾路支族部落的首领往往同时是当地最有权势的人,也是部落最有钱的家族成员担任部落首领,我们的部落首领是大姓家族,而且部落首领采取世袭制度,但我们部落的宗教色彩不重。”
  赛义德向记者介绍说:“过去我们这里没有电,许多村庄连油灯都没有,到了晚上,家家户户一片漆黑,除了野狼嚎叫外,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我们过去喝的饮用水都是污染的水,有的水源已被动物粪便污染,夏天干燥缺水,酷热难耐。这里几乎不适合生存,我们部落人也没有什么生计可寻。我们的部落民既没有技能,也没有产业,养几只山羊就算不错了。自从中国工程队到来以后,我们整个地区都变了样。山达克中国铜金矿给了我们电,安了电灯,我们看到了电视,这里的富户还用了电冰箱和洗衣机。我们已经和污染水告别,矿区为我们修了纯净水供水装置,老百姓不再喝污染过的水了。我们有300多部落民在中国矿看癫痫最好的医院区工作,现在部落民里有文化有技能的工人多了起来,有的一家两代都在矿区工作。中国矿区还在这里兴办了,部落人开始学文化了。”
  记者从赛义德的讲述中感觉到,他的部落已经和中国矿区紧紧连在一起了。由于这里距离阿富汗和伊朗比较近,遭遇恐怖袭击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可赛义德信心满满地说:“中国矿区就是我们的家,是我们的生计和发展所在,我们像保护自己的眼睛那样保卫矿区,这里不仅有边防军,还有我们强大的部族武装。这里距离伊朗只有15公里,距离阿富汗只有20公里,是三国交界处,但我们的赛义德部落是跨国界部落,我们在伊朗有100人的武装,在阿富汗有50人的武装,在我们这边(巴基斯坦)有350人的武装,一旦恐怖分子来了,他们将无处可逃。如果他们越界逃跑,我们无需烦劳伊朗和阿富汗,国界对我们不起作用,我将亲率赛义德部落武装越界追击,我们在伊朗和阿富汗的赛义德部落武装也会一道夹击。我在这里跺跺脚,整个山达克都有响声。”
  赛义德告诉记者,当地部落民众和中国人关系很好:“我们的部落有电,有水,有粮食,有营生,我们这里的市场也因中国矿区繁荣起来。这里有个中国医生,把当地部落人手上的一只断指给接活了,结果在伊朗的一些赛义德家族成员,坐着皮卡车越界到我们这里请中国医生看病。我去过中国,在中国我不穿部落装,穿牛仔裤。中国社会安定,警察不带枪,我打算今后在中国买一栋房子,将来在山达克和中国两边住。中国人通过美好的生活方式改造了我,也改造了我们的部落。”
  采访中,记者看到邻居家有一个胖子乐呵呵地走了过来,跟随他的是一大堆小孩儿和两个年纪稍长的女人。记者数了数,有13个孩子,8男5女。记者好奇地问这个大胖子是谁,“老地主”热情地介绍说:“这是我妹夫。那是他的两个老婆。”记者发现两个小男孩酷似双胞胎,赛义德的妹夫笑着说,他们俩相差7天,一个是巴基斯坦老婆所生,一个是伊朗老婆所生。
  
  完全城市化的部落头人
  
  记者接触的第三个部落长老叫费萨尔,今年35岁,已经完全世俗化了,或者说是城市化了。他出生在白沙瓦一个部落家族,17岁时成为部落长老。19岁那婴儿癫痫病哪里医院最好年,他不满足部落长老的生活,先到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合尔学习,又在新加坡学习了9年企业管理。白皙的皮肤,笔挺的西装,刮得干净的前腮,外人已经完全看不出他是个部落头人了。
  费萨尔与记者是多年好友,他告诉记者:“我虽然是普什图人,但已经完全都市化了,我现在是海尔集团巴基斯坦分公司董事长。我现在完全采用现代化的管理模式,没有任何部落特征,我希望有朝一日成为巴基斯坦第一位部落头人出身的总理。”
  满怀雄心壮志的费萨尔和巴基斯坦前总理阿齐兹、现任总统扎尔达里都是亲密的朋友。他多次访问中国,在他的企业里,常年有多名来自中国的工程人员和人员。他也成了公认的世俗化和中国化的部落酋长。
  (摘自2月27日《环球时报》,为该报记者)
  
  链接
  巴基斯坦的两大部落
  巴基斯坦有两大部落群,一个是普什图部落群,一个是俾路支部落群。
  普什图部落主要集中在西北边境省联邦直辖部落区、省直辖部落区、半部落区。这里宗教色彩重,其中联邦直辖部落区(FATA)被人称作“国中之国”。这里实行“马利克”制度,即部落头人制度。这是由普什图部落人自己推荐或者世袭,由中央政府任命的头人制度。头人在所在部落拥有独立的司法、行政和立法权力,不受中央政府辖制。马利克制度的一个优点是靠部落酋长大会(支尔格大会)来协调各个部落之间的复杂关系和冲突。一些地方的马利克制度因为战乱瓦解,导致塔利班力量的崛起。
  俾路支部落主要集中在俾路支斯坦省,其中以蒙哥尔、布格提和马里3个部落最大。而布格提和马里部落都有自己强大的武装,曾经袭击中国工程师的俾路支解放军就来自马里部落。俾路支部落世俗色彩重,但形态酷似奴隶制到封建制的过渡。这里实行“萨达尔”制度,也就是领主即是当地最富有的人,也是最有权势的人,往往掌握着部落民的生杀大权。而俾路支部落没有支尔格大会协调各自的利益关系,因此俾路支部落之间的冲突较之普什图部落多得多。俾路支部落内没有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活动,因为俾路支人本身就是排斥普什图族塔利班人的部落。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