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刺猬包 >正文

此岸,谁与爱情擦肩而过

时间2019-09-29 来源:筚路蓝缕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遇见宁亚之前,林小丫是一张白纸,遇见他之后,便有了开始。

  -----------题记

  六月六日,对常人来说是个平凡的日子,或许对林小丫来说也不是特别的,今天,正是她的生日,这些并不重要,每年的生日只有她独自一人,她从来就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生日蛋糕,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份礼物。想到这,小丫眼里浮现了一股雾气,抬眼,望着碧蓝的天空,企图把那股雾气给逼回去。

  今天是小丫二十一岁的生日,她的男朋友方南,也就在昨晚在网上匆匆说了句生日快乐,没有礼物,连一通电话都没有,她想,跟方南之间到底有没存在爱情,哪怕有那么一丁点,也许就会不一样了,他不像其她同事的男朋友一样帮自己女朋友过生日,他甚至三个月都没来看她一次,而她也从不主动找过他,站在感情面前,她知道自己一直都是被动的,因为她从不争取过什么。

  日子并没有改变什么,她还是像以往一样,在楼下面包屋买一个面包一支牛奶,然后坐在公交站台那等着承载她的那辆公交车,公车似乎有意作对,迟迟未来,眼见上班的时间快到了,依旧不见公车的影子,这条路人烟稀少,连出租车也很少经过,小丫心想呆会上班肯定要迟到了。

  空旷的道路终于有辆出租车缓缓驶来,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小丫不管了,也跟着挤了上出租车,司机,先去景城写字楼。司机问坐在旁边的那个男子,先生你又去哪?我跟那位小姐同路,那个男子道。坐在后座的小丫,看不清那个男子此时表情是怎样,本来心存一丝内疚,还好是同路的,也就不在多想了。

  一到公司楼下,小丫匆忙推开车门匆匆离去。她不知道的是,她忘了付车钱,而车上那个男子,正是她的新上司宁亚。宁亚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的一笑,付了车钱,提起公文包也跟着走进了那间公司。

  有些气喘吁吁的刚落座,旁边同事小乔连人带椅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我们的新上司今天到公司,听说长得很不赖。小丫安静的整理那些文件,当小乔在那自说自唱,对于她来说,任何人当她的上司也一样,她只要做好自己本份就武汉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是哪家医院行了,更何况,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忆起和方南在一起的时候,很平淡,像白开水一样,没有任何味道。方南是个霸道的男子,典型大男人主义,而小丫对于方南的要求,也从未反抗过,一向都是逆来顺受着。跟方南高中三年,并没有擦出任何火花,而是毕业工作之后,有一次恰巧碰到身为同学方南,他们互留联系方式,偶尔方南会约她出来聚聚,在一起久了,慢慢的成为男女朋友关系,他们从未说过喜欢对方这些话语,仿佛两个人走到一起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后来,方南去了另外一座城市,平常都是电话或上网联系着,他们也许只是对方感情的寄托而已。

  小丫,开会了。小乔把她从那遥远的思绪里拉了回来。她所在的那个部门女性居多,突然从总公司调个男上司过来,难免让单身女同胞们蠢蠢欲动着。小丫看着都精心打扮过的那些同事,幽幽叹了口气,她一向都是素脸迎人,讨厌加过工在脸上那种不适感,庆幸自己皮肤比较白,上班只需要镶上淡淡的唇彩,就显得神采奕奕了。

  小丫找了个最不起眼的位置,等待这场会议的告终。新官上任三把火,刚来就召开会议,看来不简单,公司似乎要来一次大改革了。低头随意翻阅着那些无关要紧的文件,纯粹为了打发时间。

  大家好,相信大家不用我介绍也知道我此次到公司的目的了,我叫宁亚,希望以后跟大家共事愉快。好狂妄的语气,听到这个声音,小丫突然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听过。望向坐在首席的那个男子,穿着笔直的西装,头发有点短,摸上去应该会扎手的那种,五官分明,那双眼睛是单眼皮的,正是小丫喜欢的类型。

  会议结束之后,刚到门口,宁亚轻轻凑到小丫耳旁说,刚刚我帮你付了车钱,你欠我一个人情。面对他突然其来的靠近,小丫吓得一动也不动定在那,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那阵清凉刮胡膏的味道,原来他就是早上同乘出租车那个陌生男子。望了望四周,像是怕引起其她同事的误会,小丫压低嗓门说,多少钱,我还你。

  下班请我一起吃饭,宁亚直接了当的说。

  不要,想也不想小丫马上拒绝了他的要求。癫大发作的首选用药p>

  如果呆会我去你部门等你下班的话,估计大伙一定会非常好奇我们的关系,宁亚再次威胁性的道。小丫看着他那副好看的脸此刻却显得如此的讨厌。算了,反正今天是她生日,刚好找个人来凑合着过吧。

  跟宁亚吃饭,并不是小丫买的单,宁亚调侃说,吃饭怎么好意思要女性掏钱呢,你请客我付账嘛。小丫以为宁亚是那种一板一眼的男子,没想到跟他聊天之后,觉得他其实也是个风趣的男子。

  走到公交站台的时候,小丫问宁亚为什么一直跟着她。小丫头,我该说你笨还是无知呀,我也是住你那栋楼的,说完还敲了她脑袋一记。他们只是吃了一顿饭而已,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熟稔了。气氛变得有点暖昧,小丫慌忙的挤了上公车。还好宁亚没再跟上来,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靠窗而坐,赫然发现印在玻璃上的面容,不知何时早已变得滚烫炙热,这种感觉,跟方南一起不曾有过,她有点儿慌了。

  自那天后,小丫总是避着宁亚,尽量不跟他碰面。她知道宁亚是个危险的男子,像个陷阱,容易让人陷进去。

  越是避开,宁亚像看穿她的想法,越是没事找事的接近她。有时小丫硬是拧不过宁亚,偶尔还是乖乖的跟他一起出去吃饭,但每次小丫都感觉自己偷偷摸摸似的,总是担心会被同事或熟人发现。明明两个人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宁亚并没有对她说过什么暧昧语言,一如朋友单纯吃饭聊天,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小丫硬是觉得他们之间有点什么。

  我们交往吧,宁亚突然弹出一句。小丫刚咽到喉咙里的饭突然卡住,小脸涨得通红,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挑这个时候说出来。

  小丫,我喜欢你,别拒绝我。宁亚握住她放桌面上的手,想抽回,他却握得更紧,她知道经常跟宁亚在一起,迟早会出事,只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她没有马上给答应他,只是说给时间她考虑。毕竟她没忘,她还有一个男朋友,这些宁亚并不知道,而方南更加不知道她在这边的事。

  把自己扔在床上,小丫想起今天宁亚跟她说的话,对于他,她并非没有感觉,只是如果跟宁亚一起,那方南呢,该怎么对他说武汉癫痫病专业医院哪家好呢。辗转反侧,苦思冥想了一整夜,她想拒绝宁亚,可是内心深处却又想自私一回。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小丫跟宁亚交往了,没有人知道她还有另外一个男朋友,当宁亚正式宣布小丫是他女朋友的时候,她心里像罐了蜜,很甜,很甜。宁亚彻底让小丫感受到那种恋爱的感觉,他会亲自下厨煮好吃的,把小丫捧得像公主一样的感觉,跟宁亚在一起,每分每秒都她都很珍惜,她不知道这样的幸福能够持续经营多久,哪怕是一个月,她也要飞蛾扑火。想起跟方南在一起的时,连手都未牵过一次,小丫就这样自私并贪恋着宁亚对她的好。

  爱情中红男绿女都是盲目的,哪怕是一粒小小的沙子也无法容纳。

  有些事该来的总会来,许久未联系的方南来电说要来看小丫,她知道该是坦白的时候了,也许,她生命中的两个男子会因此离她而去,假如不是她的,抓住又如何。

  天气氤氲,走出公司门口,远远看见方南站在那等她,方南来找她,确实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希望此时宁亚不要出现,不然事情不知道该怎么收拾。天,往往不从人愿。

  小丫,宁亚从后面叫住她。这时方南也走过来说,小丫,你的同事吖,不介绍一下。来不及阻止,宁亚已经说了他是小丫的男朋友了。

  方南问,小丫,这是怎么回事!她该跟方南说,其实她这段时间都在跟宁亚交往吗,不,她实在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口,三个人就僵持在那里,良久,宁亚转身气愤离去。小丫的心,突然狠狠的拧了一下,纠疼着。

  你这段时间是不是跟那个男的在一起,方南拽着她的双肩问。

  是的,我喜欢他。被方南拽紧的双肩犯着疼,可以远远不及心里面的疼。

  你!方南扬起手。小丫以为他要打自己,闭起眼睛,脸上却迟迟未感觉到疼痛。睁眼看着他说,方南,你明知道我们跟本就不喜欢对方,我们分手吧。是该果断点了,不然爱情就要擦肩而过了。

  好吧,没想到方南回答得如此平静。一起吃饭好好谈谈吧。

  原来,方南这次来也是为了跟5岁儿童轻微抽搐小丫说分手的,因为在他那个城市,他一如她一样,也遇见自己的幸福。碰到宁亚的时候,只是他的性格太过于激烈,一时接受不了。吃完饭,她送方南去火车站,跟方南也许注定只能够是朋友,也许他只是她生命的插曲。

  宁亚三天没来上班了,手机也没开机。小丫知道,宁亚避着她。

  小丫,这份文件你又打错好几个字了。同事小乔递来她刚打好的那份文件。

  小丫,就算知道宁亚要调回总公司了,你也不用这样魂不守舍吧,你可是我们部门的菁英呀,另外一个同事也跟着揶揄着。她不知道她们后来还说了什么,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宁亚要调回总公司的事。怎么那么突然,难道是宁亚自己要求调职的吗。

  小乔,你知道宁亚什么时候走吗?

  听说是明天早上九点的车吧,怎么,你不知道呀,小乔狐疑的望着她。顿感尴尬,她叫小乔帮她请了假。她要去找宁亚,跟他说清楚。

  去宁亚他家,不在,打他手机,还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去平时他们去过的地方,还是没有。难道他们的感情当真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她。天似乎也在怜悯她,下起了小雨,心里的阴霾像颗大石头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拖着疲惫身躯回到家,她始终是个软弱的女子,眼泪偷偷的滑了下来。这夜,睡得很不安稳,好像预兆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一样。

  翌日醒来,小丫抓起床头的闹钟一看,还差十五分钟就九点了,宁亚就要离开了。一跃而起,头发顾不得梳,抓起手机像个癫婆一样夺门面出。

  坐在出租车上的小丫,催了N遍叫司机快点赶去车站。

  当小丫赶到车站的时候,九点的那班火车已经开了。按下最熟悉的号码,依旧传来无法接通状态。小丫就这样在候车室坐了整整一天,看着外面,早已变成灯火辉煌了,而她的心再也辉煌不起来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转角,如果我在转角往回走,你会回来吗?”按下手机发送键,她落寞转身,离开。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团队协作,增进感情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