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故不足 >正文

离心曲

时间2020-10-20 来源:筚路蓝缕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深夜,独坐窗前。掌一盏灯,诉一回离愁。素衣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夜晚慢慢褪去了颜色,而黎明悄悄的来临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看看桌上摆放着的黑墨白纸,却是写不出只言片语,幽幽叹息。
  
  盼君还,君不见,幽幽空闺独枕怨。夜凄凉,人彷徨,为得哪般?一行清泪话别离,殊不知,青丝染雪,心空寒。
  
  少,睡吧。丫鬟翠儿轻轻的为她披上一件羽衣御寒。这还是少爷临走的时候,专门吩咐人为少奶奶定做的。每天看少奶奶这样折磨着自己的身体,翠儿着实心疼着。
  
  翠儿来到擎府已经八载有余了,看惯了蛮横的娇小姐脾气,却突然被派来伺候才进门半月的少奶奶。开始的时候,翠儿也是惶恐着的,几日相处下来,才发现,这少奶奶待下人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每天都浅笑盈盈,甚至会邀她共饭,要知道,在擎府这样的大宅子里,丫鬟是绝对不允许上主桌的。可是少奶奶不被擎府的规矩所束缚,再说,听轩阁甚少有人涉足。
  
  听轩阁处在擎府最幽静的角落,这里开满了妖艳的紫色曼陀罗,张扬着的,和这典雅的名字一点都不相配。可是,少奶奶就是固执的唤这里为听轩阁,因为她说,她听到了花的。
  
  少奶奶是少爷指腹为婚的。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得更是娇小可人。可是,却因为,她大哥无端在她大婚前暴毙,所有的人,都觉得少奶奶该是克夫克兄的命,算命的更是添油加醋的吹嘘。于是,本就寡言少语的少奶奶更加了,只有面对少爷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笑意盈在眼底。
   <治癫痫偏方有什么br>   翠儿心疼着少奶奶。少奶奶身体从小就不好,这些天更是白天,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少爷已经半个月了,少奶奶便每天在这窗前,盼了半个月。
  
  依稀记得,那天晚上的,很淡,是残月。
  
  月满月缺又如何,恨,却为别离恨。
  
  少爷紧紧地搂着浑身发抖的少奶奶,细心地宽慰着。我只是出去一个月,一个月便回。就算迎娶了宰相的又如何,你在我的心里,都是第一位的。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陷家族的于不顾,原谅我,等我回来。
  
  两行清泪,相对无语。寒冷一直侵袭,没有余地,不可逃离。绝望,还是舍弃。她不知,她不知。
  
  花开花谢花不语,人来人去人心离。残月度日谁人理,交与君心谁人弃?
  
  转身,逃离,那个的拥抱。惨淡的容颜,在下,清晰可见。
  
  少爷第二天启程前往京城迎娶京城第一,宰相之女。她静静的躺在床边,愣愣的看着前方,已经没有了聚焦的方向。头发铺陈在枕边,一脸的苍白,却是没有了。
  
  恨苍天,天不怜,卷帘西风,叹世间浮华万千。醉倚楼,空回首,痴迷人儿,满腹委屈共谁诉?
  
  少奶奶,该歇息了。
  
  了是第几回催促了。翠儿的立在身后。却见她,回眸一笑。翠儿,翠儿,你说,我美吗?
  
  翠儿直直的看着堆砌的笑脸,嘴角盛开了一朵的花。可是,为什么,她的眼底,是深不见底的彻骨的儿童良性癫怎么判定?寒?
  
  少奶奶,您该歇息了。翠儿道,许久不语。
  
  翠儿,连你也要舍弃我了吗?眼光逐渐暗淡。低头,轻轻摆弄着衣角,局促不安着。低眉顺眼的样子,让人的心,止不住的心疼爱怜。
  
  少奶奶怎么会不美呢?少奶奶可是翠儿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了。翠儿没有说谎。她真的是她见过的最美丽温婉的女子。灵动的大眼,淡淡的柳月眉,翘挺的鼻梁,嫣红的嘴唇,尖尖的下巴,如丝如缎的长发,赛雪的肌肤。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并且都完美得天经地义。
  
  翠儿。声音哽咽。不知道该如何说,轻蘸笔墨,写下,我为君生为君还,君却不知为谁暖。前世早变迁,来生谁还识。
  
  小心的把纸张铺成好,却突然乱了心思。狠狠的一笔落在纸上,一切就变得模糊不可分辨了。可以模糊吗?
  
  风起风灭,云展云收,叶新叶枯,情归何处?
  
  翠儿看着她日渐消瘦,却也无计可施。这个女子,天生就是为爱而生的女子。从小的指腹为婚,十岁的第一次。她便爱上了少爷,一心着他。可是,少爷,也是爱着她的吧。只是,他的爱,有所保留。他爱她,也爱他自己。他需要权利,需要支撑起一个家,而失去她,是代价。
  
  翠儿不懂,可是,看她这样飞蛾扑火的爱着,却也瑟瑟的陪她疼着。爱情从来都是穿肠的毒药,一旦侵蚀,总让人措手不及。翠儿常想。也许比窗外的曼陀罗更毒。
  
  慵懒的坐着,捧一盏茶,却无心品尝。执一本书,怎么治疗癫痫却乱了想法。静静的坐着,定格在那个位置上,好像时间也定格了一般。苍白的脸色,记录着苍白的记忆。今天,已经是他离开一个月的时间了,他回来了么?
  
  心,颤抖着。窒息的感觉袭来,纠结着胸口,彷佛呼吸都很困难一般。他回来了,是不是她也来了?突然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用一个月的时间,让自己淡定平静的事实,为什么在此刻却还是不能从容的接受。
  
  她,不要生生世世的相守相伴,不过只是想分得多一点温暖。花若娇颜,为君残。身似木偶,叹流年。
  
  努力想要站起身来,去到门外,看看,是否有他回来的气息,可是,孱弱的身子,哪里还经得起这样的打击。眼泪,无声的滑落,这一刻,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入夜,翠儿掌灯,张罗饭菜。几次欲开口,却生生止住。那个男子,还是她相公么?是她托付的男子吗?如果是,那么现在的他又在哪里?
  
  翠儿突然察觉到少奶奶的异常,看她紧张不安的神色,翠儿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少奶奶,夫人让我告诉您,少爷已经迎娶宰相之女,并决定暂时先住在京城一段时间,因为小姐她不习惯我们这边的。
  
  握紧的双手,突然没了支撑的力气。身子,直直的往后倒去。翠儿赶紧上前扶住她。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冰凉。心,牵扯着。
  
  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绪,缓缓移到书桌的位置,慢慢铺展开那张纸,努力不让眼泪流下。安静的磨墨,翠儿看到了她苍老的痕迹。
  
  妾寄君心为君愿西安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君心不见恨苍天。
  生生别离寒彻骨,流云不知雨露残。
  黑夜独坐盼君还,君戏花丛惹留连。
  暗香何故浮生浅,幽幽凄凄话婵娟。
  生死不及舍弃远,枯萎绽放皆流年。
  晓云听雨畏君寒,颜容暗改为哪般。
  萧索身影顾影怜,红烛燃泪自缱绻。
  
  未落笔,魂先断。一俱躯壳,怎堪,流年的变迁。翠儿守着她,三个月,仍不见好转。每日咳嗽不断,却不言语。茶饭自是不思。
  
  三个月的时间,如果还不够少爷从京城赶回来的话,翠儿想,少爷是真的舍弃或者谋杀了她。
  
  偶一日,人渐清醒。至窗外,见曼陀罗开得正艳,眼神不再涣散。披上一件薄衫,独自走出门外,卧于花丛中。闭了眼,闻到一阵清香。是腐朽的。
  
  翠儿遍寻许久,才看见,她安静的躺在花丛中,像仙子一样,离开了这不属于她的地方。脸上是安静和释然,没有。眼角,有笑容的痕迹,想必是的。终究是无归。
  
  再几日,少爷还。捧着那枚素笺,无语泪先流。
  
  琴声起,痴情男女,浮世万千,谁注定为谁流连?
  
  这一场的爱情,终苍白了晴空,染了残月的色泽,带着一丝游离与不舍离开。浮华演尽,美人残妆尽落痴情泪,谁真正为谁停留?谁又是谁流年里的那一束曼陀罗?

【: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红尘只为等你
  • 下一篇:桃花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