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日月潮 >正文

[海外故事] 无所不知先生

时间2021-10-06 来源:筚路蓝缕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1874-1965),英国现实主义小说家、戏剧家。他的作品常以冷静、客观乃至挑剔的态度审视人生,基调超然,带有讽刺和怜悯意味。
  
  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横渡太平洋的航线非常繁忙,商人布克要从旧金山到日本横滨去,他好不容易预订到一个双人客舱,上船后才知道,这十四天的旅途中,有个叫“凯兰达”的将和他共用一个客仓。
  
  布克进了客舱,发现凯兰达已经来过。一只又大又难看的衣箱和一个贴满标签的手提箱放在他的床下,脸盆架上摆着他的香水、洗发精和润发油,檀木做的牙刷上烫金印着他的名字缩写。
  
  不一会,有个中年汉子走进来,热情地向布克问好:“您好,我是凯兰达,很高兴与您同住一间。”
  
  布克点点头,随口问道:“听说你是英国人?在海外遇到自己的同胞,确实让人激动。”
  
  凯兰达拿出他的护照给布克看,然后客气地问道:“想喝点什么吗?”
  
  布克疑惑起来,当时美国正在实行禁酒令,船上是找不到一滴酒的,但是凯兰达狡黠地朝他笑了笑:“威士忌、苏打还是鸡尾酒,您只要说一声就可以。”说着,他从后裤袋里摸出两个瓶子,放在布克面前的桌子上。布克兴奋起来,找服务员要了两个玻璃杯和一些冰块。
  
  布克喝了一口,点头说:“嗯,不错!”
  
  凯兰达十分热情,连忙邀请道:“我这里还有好应该要怎么预防癫痫病的发作呢?多这样的酒,船上如果还有您的朋友的话,您可以把他们都叫来。”接着凯兰达讲起纽约、旧金山,谈到戏剧、绘画和政治。他很健谈,好长时间都是他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
  
  终于,布克有点厌烦了,说:“我要去餐厅找个座位。”
  
  “哦,很好,我已经为我们俩订了座位,我想我们应该坐在一块儿。”
  
  到这时,布克才发现自己摊上了大麻烦。凯兰达不但和他住在一个客仓,而且一天三餐都要和他挤在一张桌子上。不论布克在什么地方,都无法摆脱他。
  
  更要命的是凯兰达擅长交际,在船上不到三天,就差不多认识了船上所有的人。他什么事都干:主持拍卖,筹集体育资金,组织高尔夫球赛,安排音乐会,举办化装舞会。大家都叫他“万事通”先生,这个绰号不知是贬还是褒,但凯兰达对此并不在乎,把这当作是对他的恭维。
  
  通过几天的接触,布克发现凯兰达个性特强,除了非常健谈,还喜好同别人争论,他把自己的名誉看得很重。在他讲话时,若有人反对他,他就会同那人争个没完。在说服你之前,他绝不会放弃一个话题,不管它是多么不重要。
  
  这一天晚上,大家坐在甲板上闲聊,在座的还有在神户美国领事馆工作的拉姆齐和他的夫人。凯兰达又像以往一样,滔滔不绝地说着。
  
  拉姆齐是一个很结实的家伙,略显肥胖的肚子使衣服凸起。他的妻子已独自一人在纽约待了一年,这次他是带着妻子重返引起小儿癫痫病的病因神户的。拉姆齐夫人的样子十分可爱,虽然她丈夫的工资不怎么高,她穿得也很简朴,但她知道怎样的穿着,能使她具有超过一般女人的迷人之处。
  
  看得出拉姆齐很讨厌凯兰达,他们时时争论一番。
  
  这时,话题谈到精明的日本人正在进行的人工养殖珍珠。凯兰达给我们讲了许多关于珍珠的事。到最后,拉姆齐终于对凯兰达忍无可忍,尽管他对珍珠知道得不多,但还是对凯兰达的话冷嘲热讽。刚开始,凯兰达还不理会,但最后,他显然是被拉姆齐的一句话刺痛了,不由得敲着桌子叫道:“我可以告诉你,在这方面我是最有发言权的。我这次到日本就是去洽谈珍珠生意的。”说到这,他得意洋洋地看着周围的人,又说,“我知道所有珍珠的行情,也知晓珍珠的价值,这么说吧,不论哪种珍珠,只要在我眼前一过,我马上就能辨认出它的价值。”
  
  为了证明这一点,凯兰达指着拉姆齐夫人戴的项链,说:“夫人,你的这串珍珠项链就非常值钱,并且它的价格还在上涨。”
  
  拉姆齐夫人的脸红了,她把那串项链悄悄塞进了衣服里。
  
  而拉姆齐好像抓住了凯兰达的什么把柄,立即问道:“你说这是天然珍珠吗?”
  
  “是的,这种珍珠非常精致。”凯兰达答道。
  
  拉姆齐冷冷一笑,问:“好。虽然这不是我买的,但我想知道,你认为它值多少钱?”
  
  对珍珠的价格,凯兰达似乎很有把握,说:“在郑州有哪些医院可以看癫痫病一般的市场要一万五千美元,但在美国最繁华的第五街,一万三千美元也能买得到。”
  
  拉姆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夫人离开纽约前在一家百货商店里买的,只花了十八美元。你是个只会吹牛的家伙。”
  
  凯兰达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情绪也有些失控了:“胡说,这珍珠不但是真的,而且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一种。”
  
  拉姆齐不买账,步步紧逼道:“我说我夫人的这串项链是仿制品,你敢打赌吗?我要用一百美元和你打赌!”
  
  凯兰达还没发话,旁边的拉姆齐夫人已经拦在中间,对丈夫劝道:“不,亲爱的,你怎么能拿一件事实和人打赌呢?”
  
  拉姆齐还在生气:“为什么不呢?对这个傻瓜,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拉姆齐夫人说:“但你也不能证明它是仿制品呀?”
  
  凯兰达哪里肯服输,说道:“把它拿给我看一看,我就知道它的真假。”
  
  为了能让凯兰达在众人面前出丑,拉姆齐迫不及待地要夫人赶紧把项链拿出来。
  
  可是拉姆齐夫人犹豫着,她的双手紧握在一起,好像还在考虑着什么。
  
  拉姆齐等得不耐烦了,他走过去亲手把项链解了下来,递给了凯兰达。
  
  凯兰达拿出一个放大镜,仔细地观察起来。不一会儿,一丝胜利的微笑闪现在他的脸上。当他把项链递给拉姆齐,正准备开口说北京治癫痫病去哪里好话时,忽然看见拉姆齐夫人的脸是那样的白,好像她马上就会晕过去。她的眼睛看着凯兰达,那是一种绝望的哀求。只是这一切,拉姆齐没有看到。
  
  凯兰达突然醒悟过来,他半张着嘴,半天都没有说出话。看得出他在努力改变着什么。终于,凯兰达叹了口气,说道:“这次,是我看走眼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仿制品,十八美元正合适。”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一百美元递给拉姆齐,没有再说一句话。
  
  拉姆齐出了一口恶气,得意洋洋地羞辱着凯兰达:“也许这能教会你以后不要太自以为是了,什么万事通、无所不能……”
  
  这件事很快在全船传开了,凯兰达不得不忍受着别人的戏弄和嘲笑。“万事通”先生再也不走出船舱了。
  
  一天早上,布克正在刮脸,忽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打开门,外面没有任何人,一低头,发现地上有个信封,只见上面用印刷字体打印着“给凯兰达”。
  
  布克忙把信递给了凯兰达。凯兰达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的不是信,而是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
  
  凯兰达一句话也没说,然后把信封撕成碎片从舷窗扔到了大海里。
  
  布克猛然醒悟过来,他忍不住问道:“那珍珠是真的吗?”
  
  凯兰达答非所问:“如果我有一个漂亮的妻子,我绝不会让她一个人在纽约待一年。”
  
  这时,布克觉得自己不那么讨厌凯兰达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