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月亮港 >正文

鬼色长篇鬼故事

时间2021-11-25 来源:筚路蓝缕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前言

   我,只是一个无名的职员。任职于一家外企,每天过着朝八晚九的生活。平凡而匆忙,在深圳,这个年轻的都市里,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只怕,还不是一个螺丝钉呢)照理,一切奇遇,都是与我无缘的,可是,生活中总是有许多的可是。

就这样,一段离奇诡异的故事,就和我来了个亲密的接触,让我在惊心动魄中又有几多感慨:是香艳,是无奈;楚楚可怜,而又凄切无限;苛意的报复,命运的安排,谁又能说,是对是错?!犯罪,也能原谅吗?色诱的圈套,是男人的错,还是女人的不是?这一切,还是留给在坐的你来思考吧。

一.惊鸿一瞥

深圳的夜,远比白天更精神!多彩的霓虹,喧嚣的人群,到处是音响,也许单听某一曲,是很不错的音乐,然而诺干个混在一起,那也只能是,是噪声了。我所描写的,只是某一个小工业区的场面。下班后,由于需要买些日用品,我也就成了这股人流的一份子了。超市门前的露天舞场,依旧有着疯狂摇摆的人群,时时传来,汽枪打爆身体突然抽搐怎么办气球的啪啪声。

也可以说,每天都是这样,也可以说,每天都在不断的改变着,这不,又是一圈人在围观,一个看上去很是清秀的女孩,她的头低垂着,看不到表情,在她的面前有一张写满大字的纸。不用我说,只要是在深圳生活过的人,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也许是见的太多,早已麻木了。在求乞者比给予者更富有的神话里,在分不清真的需要帮助还是行骗老手的情况下,大多采取了观望。同情怜悯,都被无情的骗局,收割得支离破碎。

而她,并不象其他那样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她只是静静地坐着,偶尔抬头,用眼睛扫一下人群,而后,又低下下头去,所以,她的生意不太好,看她静静地低着头,“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心中,不禁涌起志摩的名句。或许是我有所动作吧,她忽然向我望来,只是一眼,那一眼的风情啊,怎么能包容着那么多的情感,整个我的人,都仿佛呆了,怎么会这样,就算是初恋的人儿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啊,整个天地间,好象只有我和她,而她就是那个落难的公主,只有我才能救她,。。。

宁夏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我拼命的摇摇头,仅有的一点理智告诉我,我不是王子,也不是观音,我自己也还需要别人救助呢?一个微不足道的打工者。卿本佳人,奈何作贼?我就要走开了,奈何一丝空灵得不带半点烟尘的声音在我耳边,带有无尽的慵懒和盅惑,“大哥,连你也不肯帮我吗?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所以啊,我只想找个住的地方,一宿而已,要是不放心,你可以看着我呀,!”那声音既遥远又贴近,不像是从人的嘴巴里,倒象是从天际传来,再回头,她忽然灵动起来了,脸上有着淡淡红晕,也许,是那未泯的良知,也许是不想让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留落街头,更或者,是一种未知的力量在左右我的大脑,总之,我在回望的一刹那,便改变了我所有的想法。而去为她找房,

二 诱惑的极致

所幸不是周未,房子不是很紧张,轻而易举的就订了下来,要她出证件时,却说,没带,最后只好用我的身份证了。说起来,真的好笑,只至现在,我都不知她叫什么,还好,房主也没多问,只是收钱而已。看来,她真的是累了,进了房,只说,我叫晓晓,先洗洗,等下再聊,

男孩总是抽怎么回事

接着,便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这是什么事啊,莫名其妙的,我就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共处一室了,看样子,她好象还盯上我了,只是有太多的不明白,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可是今天,怎么这样了呢?尽管我也是精力旺盛,可是我有我的准则,哗哗的水声,不禁有点让人想入非非了,更何况,那道毛玻璃门,在水雾的的氲氤下,隐隐约约勾勒出一具玲珑有致的美妙胴体,在光的折射下,缘着身体,有着淡淡的光环,婉如碧天里的仙子。那个剪影的手,还在轻拂着自己诱人的身躯,朦胧中,那个冲凉的人,就是自已最亲近的人,我拼命摇摇脑袋,去驱除这些想法,无论如何,萍水相逢,不能把别人帮到床上去啊。还是不要去管她的好,可是,真的能不想吗,当面对一个活色生香的妙龄女子,理智能有几分?

正在胡思乱想的当儿,晓晓顶一头湿漉漉长发,慷懒的走来,一龚淡紫色的沐巾斜围在身上,几颗大大的水珠,还贪婪地附在她深深的乳沟里,凸凹有致的身材,婉如云端里的仙子,一句,我美吗?犹如邻家妹妹的随意,又如情人样的梦呓,明亮的眼睛闪着小星星,仿佛能把人给熔化治疗老年癫痫病医院掉,随着她的脚步,我的理智防线一队队开始崩溃,以几何级的速度;心跳也开始不均匀起来:她就是一块超级磁铁,而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小铁钉,无可抗拒地被俘获;我就是一只飞蛾,明知是死,依然义无反顾地向她飞去;用生命,去感受刹那的温暖!

沦陷吗?不沦陷?这是个问题!可是直觉告诉我,这里有危险,虽然我不明白,只是,就算和最亲爱的女友共处一室,都没有过这样强烈的感觉,你说能会是正常吗?说不定,说不定,…….那些报道中血淋淋的场景,浮现在面前。使我动用那唯一的一点灵台,吃力的把绕在脖子上的玉粉臂玉手移开。恰在此时,一丝轻轻叹息,仿佛从天际传来,瞬间,仿佛一切都平静如初,那种难言的压力也烟消云散了。不知何时,晓晓也换好了衣服,而我,却满头是汗,脱力样的坐在床沿上。

“哥,你真是个难得的好人”晓晓抱着腿,嘴巴放在圆润的膝盖上,歪着脑袋喃喃道,“可是为什么这么晚才遇到你呢,为什么这么晚,要是早两年多好,也许…..”忽而又恨恨说,我不会改变的,我不会!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