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月亮港 >正文

漩涡里的红十字-推理故事-

时间2021-11-25 来源:筚路蓝缕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半夜来电

  这天傍晚,正是下班的高峰期,江万市太白路上,车辆行人熙熙攘攘。一个双眉紧皱、看上去心事重重的中年人骑着辆摩托车,随着人流向前走着,到了一个“丁”字路口,他拐进了一条小马路。不料就在他刚拐弯的时候,突然从斜对面的胡同里冲出来一辆客货两用车,箭一般朝他撞了过来,他连一声惊叫也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撞得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在了几米外的马路边上。只见那辆肇事车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迅速调整了一下方向,又对着他轧了过去。在行人的一片惊叫声中,那辆肇事车略一迟疑,就迅速掉转车头,飞快地融入太白路来来往往的车流中,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出了如此恶性交通事故,人们赶快拨通了110。不一会儿,警车赶到,救起中年人,立即向市医院飞驰而去。

  市医院外科主任张志平,此时正整理完最后一个病历,刚要脱下白大褂准备下班,只见急诊室护士小杨急匆匆跑来说:“张主任,110中心送来一名被车撞伤的患者,伤势非常严重,护士长请您过去看一下。”

  张志平立即随小杨奔到急诊室,给病人做了初步检查,他发现病人双眼紧闭,呼吸微弱,右腿骨折,处于深度昏迷中。他当即下达医嘱,采取一切应急抢救措施。做完这些之后,张志平对送病人来的警察说:“像这类颅脑损伤,一般来说后果都相当严重,还得麻烦你们尽快查明病人身份,通知他的家属。”警察答道:“我们已经给伤者家里打过电话了。因为这起事故性质很恶劣,受害者的身份又很特殊,我们已向上级汇报,希望医院能全力以赴地抢救……”警察说着向张志平递过来一本棕色封皮的工作证。张志儿童良性癫发病的次数平接过一看,见内页职务一栏上写着:江万市财政局党委书记、局长,刘正刚。

  两小时后,经全力抢救,刘正刚呼吸已趋平稳,脉搏也能触及到了,但仍然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中。这时,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女由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搀扶着,跌跌撞撞地走进急诊室,当她看到躺在床上的病人时,失声痛哭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早晨上班还好端端的一个人……”他们正是刘正刚的妻子和儿子。

  当晚8时,江万市代市长楼南强和市公安局局长李欲晓在医院董院长的陪同下,来到刘正刚住的516特护病房。楼市长五十岁出头,身材魁梧,以前是常务副市长,一向以稳健务实的工作作风著称,不久前老市长中风住院,便由他暂时主持全市的日常行政工作。谁都清楚,在即将召开的市人大五届三次会议上,去掉他头上这个“代”字已成定局。

  楼市长紧握刘正刚妻子的手,轻轻地安慰了她几句,随后便向张志平询问刘正刚的病情。张志平简要介绍了病人的伤势及抢救过程后,说:“尽管病人暂时已没有生命危险,但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还不好说,如果出现颅内血肿的先兆,就得马上做开颅手术。一般来讲,特急性颅内血肿大约在伤后3小时发生,急性血肿在72小时后发生。现在3小时已过,第一种可能已经排除,这几天需要密切观察,第二种情况很有可能发生……”

  楼市长听了,语气沉重地说:“正刚同志任财政局长这些年,为我市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出了这么一件不幸的事,我感到很痛心。董院长,张主任,希望你们一定要尽最大努力,让正刚同志早日恢复健康,他的病情若有什么变化,请马上向我癫痫患者可以结婚吗?汇报。还有,李局长,你们公安机关也要争取尽快把肇事者缉拿归案,给受害人和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

  张志平回到家时已是夜里12点了,进屋后,他发现卧室的灯已经熄了。他怕自己这么晚回来影响妻子休息,就蹑手蹑脚在客厅的沙发上和衣躺下,打算就这么将就一宿。当他迷迷糊糊刚要睡着时,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他心里一沉,马上想到是不是刘正刚的病情发生了变化,赶忙抓起话筒。话筒里传来一个阴沉沉的声音:“你是张大主任吧,你老婆现在在我们手里,要想让她活命,就得照我的话去做……”张志平一听,顿时惊得浑身汗毛直竖。他扔了电话筒,冲进卧室,开灯一看,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哪有妻子的影子!他急忙回到客厅,抓起话筒颤声问:“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妻子?”对方冷冰冰地说:“先别管我是谁,你马上到老江桥左边那座桥头堡来,到时候就会明白了,记住,不许报警,不许带任何人,否则你老婆就活不到明天天亮!”不等张志平回话,电话那头“啪”一声挂断了。

  张志平的妻子叫孟玉,才35岁就坐上了市轻工局副局长的位置。如果不是她,单凭张志平一人并不算高的工资,这辈子休想住进这四室二厅的大房子。熟悉张志平的人都知道,别看他医术精,在患者面前十分自信,但在生活中却老实得近乎懦弱,再加上他人长得瘦小,同身材修长的孟玉往一块一站,谁看了都觉得不般配。当初孟玉就因为看上张志平的才气,才不顾家里的强烈反对,毅然下嫁于他,仅此一点就让张志平一辈子也忘不了,何况平时妻子对他也是恩爱有加。

  张志平放下电话,头上立刻冒出黄豆大的汗珠,慌得在客厅里直打转转。这事应癫痫病会引起精神问题吗该怎么办?他想:如果照电话里那个人说的去做,说不定还会有不测的事发生;而如果报警的话,妻子的生命又有危险……他左思右想,最后一咬牙,决定冒一回险去见绑架人,如果对方要的是钱,即使倾家荡产,也要救妻子。想到这儿,张志平赶忙下楼,骑上摩托车急匆匆朝江边赶去。

  老江桥是解放初期建的,这些年已经明显跟不上经济发展的形势了。楼南强在当常务副市长期间,又在它的下游建了一座新江桥。现在几乎没有什么车辆行人过这座桥了,到了晚上,这里显得分外冷清。

  张志平骑着车离桥越来越近,当他看见那座黑沉沉的桥头堡时,一颗心紧张得像要蹦出来。但一想到妻子的安危,他还是咬牙下车,一步步朝前走去。桥头堡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静得像一座坟墓,张志平感到被一股强烈的恐惧气氛包围着,紧张得差一点就要扭头逃出去。就在这时,里面忽然出现一个亮点,他仔细一看,是根刚刚点燃的蜡烛,接着,在微弱的烛光后面出现了两个穿黑衣戴黑镜的汉子,一个又壮又高,活脱脱像个黑狗熊,另一个则生了张长长的马脸。

  这时就听那个黑熊模样的人冷冰冰地说道:“来了?看你对你老婆还是挺关心的……”张志平声音颤抖地问:“你们为什么绑架我妻子?要钱我给你们,可千万别伤害她……”黑熊说:“你错了,我们不是为钱,而是要你帮忙做一件事。”“什……什么事?”“是这样,听说你们医院刚刚收了个名叫刘正刚的病人,你要想办法在手术时把这个家伙弄死!”

  张志平一听,心里吓得“怦怦”跳:“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之间咋会有……这么深的仇?”黑熊阴沉沉地说:“本长春哪里看癫痫病来你没资格问这话,不过让你知道也没什么。实话告诉你,今天开车撞他的就是我们,可惜没当场撞死他!”这时候,马脸接茬说:“我有个哥们儿的小妹是财政局的打字员,因为长了张漂亮脸蛋,就被刘正刚这个老色鬼盯上了,三番五次调戏她。你说说看,这姓刘的王八蛋该不该得到报应?”张志平听了,壮着胆子说:“他这么做不对,可你们的做法更错呀,故意杀人的罪名可不轻,我要是照你们说的去做,不也成了杀人犯?不行,这可不行……”

  黑熊和马脸小声嘀咕了一会,然后黑熊摸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语气恭敬地向对方说:“大哥,姓张的来了,他不敢照咱们说的干,您看……好、好,我跟他说。”黑熊收起手机,又对张志平说:“这样吧,我们大哥说了,不弄死他也行,可也不能便宜了这个王八蛋,你在手术时做点手脚,把他治成个痴呆应该很容易吧?免得他醒过来再咬人。”

  张志平心里虽然一万个不愿意,可一想到妻子在他们手里,如果再讨价还价,惹火他们就糟了。想到这里,张志平问:“能不能让我跟妻子说几句话?”黑熊倒是痛快地答应了,他拨了一个号码后把手机递过来,张志平胆战心惊地接过手机,急切地问:“孟玉、孟玉,你现在怎么样?”手机里传来妻子有些嘶哑的声音:“是志平吗?你……别管我,你千万不要答应他们的条件,否则我们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我求你了……”刚说到这,就听到一个粗暴的声音吼起来:“臭娘们,我看你他妈皮子痒痒了!”紧接着便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殴打声,同时伴着孟玉痛苦的惨叫声。听到这里,张志平的心都揪了起来,含着泪喊道:“求求你们别打她!我答应你们的条件……”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