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刺猬包 >正文

最佳女主角-百姓故事-

时间2021-11-25 来源:筚路蓝缕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伊雅是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接拍过一些广告和电视剧,还被网友热评为“最有潜力新人”。不久前,她和张导演签了新片合约,虽然还不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不过下个月她就要去试镜了,这个月,她将和另一名试镜的女演员一起去取景地体验生活。张导演虽然是出了名的怪脾气,不过他合作过的女演员都得过最佳女主角奖,伊雅激动得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伊雅在楼下等着,经纪人告诉她,一会儿车就来接她。不久,车来了。伊雅惊讶地发现,原来张导演说的另一名参加试镜的女演员竟然是她的偶像——去年荣获金玉兰奖最佳女主角的米露。伊雅一直很崇拜米露,经常揣摩她的演技,这是第一次看见米露本人。

  下了飞机,汽车上了公路,最后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跑了大半天,才在大山深处停了下来。

  “好了,到了!”剧务总监王姐把她们领下了车。久居城市的伊雅忍不住惊呼:这地方好漂亮啊!清凌凌的江水流淌着,发出好听的水声,层峦叠嶂的青山云蒸雾绕。

  剧组一行人在彭家寨落了脚。王姐让伊雅和米露多和当地人打交道,体验生活,以后会更好进入角色。虽然是粗茶淡饭,大家都吃得很香。一边吃着,伊雅和米露还和这家人聊着天。

  主人家姓彭,彭奶奶已经七十多岁了,她儿子彭金顺,虽然才四十多岁,却病殃殃的没半点精神。小孙女彭花倒是很活泼可爱,只是身上的黑色衣服裤子和奶奶爸爸款式一样,看上去有些别扭。彭奶奶解释说,家里穷,没钱给孩子置衣服,只能和大人穿一样的。

  可伊雅怎么看,彭家人衣服的款式都很像寿衣——那种死人进棺材的时候穿的衣服。也许他们真的没钱吧。伊雅胆子小,不敢胡思乱想。是什么引诱癫痫发作的

  乡下地方没电视看,吃过晚饭大家就休息了。可过惯了城市夜生活的伊雅和米露都睡不着,她们俩结伴去看山里的夜景。毕竟是两个大美人,虽说乡下人不认识大明星,王姐还是不放心,陪着她们一起。

  这天晚上月朗星稀,山里的空气十分清新。走在小路上,米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十分惬意,她叹道:“在这里多住上一阵子人都要年轻十岁的。”伊雅笑了:“那我都要变个小孩子了。”米露摸了摸伊雅光滑的脸:“我都老了,以后啊,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听到米露这样的大明星说出心里话伊雅很激动:“好姐姐,你才不老呢,我还等着做你的配角呢。”王姐看她们俩姐妹相称很欣慰,笑着说:“还不知道你们两个谁做主角呢。”

  这时,一阵夜风吹来,伊雅打了个冷颤,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跟着自己。可猛然回头,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知道是不是米露和王姐也感觉到了什么,她们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下来。伊雅心里毛毛的,走着走着,突然,脚下有个东西把她绊了她一下,她摔到了地上。“啊——”伊雅叫了起来。可低下头一看,原来是鞋带松了。米露和王姐忍不住笑了起来。

  伊雅系着鞋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以前听人说,走夜路的时候如果被绊倒了很可能是鬼拖脚,所以……”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望着前面定住了。王姐和米露顺着她望的方向看去,不远处,两只血红的眼睛盯着她们。

  “啊——”三个女人被吓得连滚带爬地往回跑。伊雅最年轻跑在了最前头,米露紧跟着她。一直到跑回了寨子,伊雅才发现,王姐没有跟上来。怎么办?她们两个不敢再往回跑了。伊雅想找剧组的其他人,让他们去找王姐,可是彭奶奶说,他们接了个电话就开车出去了,说要三天丙戊酸钠片吃多了有什么后遗症后才回来。

  伊雅把事情跟彭奶奶说了,彭奶奶一听,马上瞪大了眼睛:“什么?你们去了后山啊。我们这里的人晚上从来不敢去的,那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彭奶奶神神秘秘的,伊雅她们再问下去她却什么都不肯说。

  没办法,只能等到天亮再说了。伊雅觉得,不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有双眼睛在无时不刻盯着她。这晚,她用被子蒙着头,还是睡不着。

  第二天,伊雅和米露再一次进了山。

  一路上,她们看到不少本地人在干农活,有的人在插秧,有的人在放牛,奇怪的是他们所有人都穿着彭家人那种黑色的衣服裤子,连款式都一样。伊雅和米露问路,他们也不回答,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就连看到她们,也马上把视线转移,好像她们背后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这些乡下人真是没礼貌。”米露撇撇嘴抱怨着。伊雅感觉不对劲,昨天晚上看见的到底是什么呢?王姐还活着吗?伊雅一边走,一边想,不久就回到了昨晚摔倒的地方。

  这次她没有再看见红色的眼睛,而是发现了一块墓碑藏在深深的野草丛里,坟头前还有一只破碗盛着些香灰,还有早已燃尽的两支香。“原来昨天晚上我们看见的就是这个呀。哎呀,我就知道没有鬼啦!”米露舒了口气。

  可是,伊雅发现墓碑上写着的名字竟然是彭金顺!这是怎么回事?接着,米露在不远处也发现了一块墓碑,墓碑上的照片竟然是彭奶奶!伊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太吓人了,难怪彭金顺的脸是黑灰色的,彭奶奶的手也是冰凉的。米露又走了几步,才发现,原来这偌大的一片野草场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坟堆。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才能有那么多坟呢,伊雅想。那剧组的其他人呢?王姐呢?伊雅想睡眠性癫睡前要注意什么不出来,但是心里有种强烈的不安。

  “走,赶紧走!离开这个鬼地方。”米露叫道。

  刚回到寨子口,就听到有人在敲锣,声音很急,像是集合的声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伊雅和米露埋伏在彭家外面,不久,彭家人都朝晒谷场去了。

  伊雅决定去彭奶奶的房间里看看,不论她是人是鬼,总能看出些名堂。米露不敢一个人待着,跟在伊雅身后一起去了。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彭奶奶走得急,没上锁。妈呀!彭奶奶的床上,摆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棺材盖开了大半,露出里面铺着的棉被和枕头。

  米露大着胆子推开了彭金顺的房门,天啊,床上也是一口棺材!

  伊雅推开了彭花的房门,这次,她没有看见棺材,可比棺材更可怕,整整一面墙那么高的架子上,密密麻麻摆着好多牌位。彭金顺、彭海华、彭高弟……这些名字,好几个伊雅都听彭金顺叫过,他们都是这里的村民。

  “我们逃吧!”米露哆嗦着说,“也许有山路能跑出去呢。只要逃就还有机会生存下去,待在这里我真的快要疯了。”

  伊雅和米露刚逃出了彭家没多久,身后便传来了追赶的脚步声。“回来啊……回来啊……”彭奶奶苍老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诡异。伊雅被吓得连头都不敢回。“不好,他们要追上来了!”伊雅跑在前面,后面的米露紧紧跟着。跑着跑着,就到了白天发现的坟堆地带。突然,伊雅一脚踩空掉进了一个一人多深的坑里。“米露姐,快来帮帮我啊,我被鬼抓住脚了。”伊雅急得声音都变了,她抬头望着井口大的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她一个人怎么都爬不上去。

  “不好意思了,你癫痫病的治疗药物有哪些自求多福吧。”米露只扫了一眼,没有稍做停留就继续往前跑了。伊雅绝望地看见,米露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微笑。只要米露搭把手,就能把她拉上去了。

  “妹子!我们来了,你别怕啊。”是彭奶奶的声音,惨淡的星光下,她皮包骨头的手伸了下来。洞口上,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围了起来,他们纷纷把手伸给了伊雅。天啊,这下可要被一群鬼给生吞活剥了!伊雅一急,晕了过去。

  当伊雅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干净的房间里。还好,那晚她只是掉进了猎小动物的陷阱,受了些皮外伤。

  这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恭喜你伊雅,你要当新片的女主角了!”

  “王姐?你不是失踪了?”伊雅惊讶地张大了嘴。

  原来,张导演这次要拍的新片是恐怖片,他需要一个胆子特别小的人来演女主角。因为不能确定伊雅和米露谁更适合,他特意安排了彭家寨的神秘行程。彭家寨是这次电影的外景地,村民们也将做为群众演员参与电影的拍摄,至于伊雅她们遭遇的种种奇遇都是剧本里的内容。为了新片的宣传,伊雅和米露的恐怖遭遇真人秀已经在网上实况转播了,并且引起了轰动。

  “没想到米露……”王姐叹了口气说,“她已经自己退出这部戏的拍摄了。”

  一年后,张导的这部新电影刷新了票房纪录。凭借着在电影中的出色表演,伊雅当选了“金百合”最佳女主角。在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她微笑着说:“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我的老师,我们的张导演,最后,我要由衷地感谢上届最佳女主角——米露,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

  台下的米露,羞愧地低下了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